江先生.

这里江滦。mx粉勿扰,不食wx。

似晋江衍生语吸。
目前无禁皮,避雷进。
人少空皮好多希望有人来暖暖。
卑微.jpg
占tag歉。

【双杰】江澄生贺

*ooc可能 *避雷
——————————
清晨的柔光透过窗户洋洋洒洒地照在桀骜不驯的青年脸上,稍有些朦胧之意的青年抬手揉揉眼,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起身更了衣便跨出房门准备开始度过与往日一般的一天。
江澄推开门走出房间的时候倒也没觉得什么,只是这一路上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就连那整天吵吵嚷嚷的魏无羡的也不在。
移步来到大厅,推开门便是集体江家子弟连带着金凌一同都在厅里,见江澄来了,江家弟子们分分作揖后立身立身齐声道:“祝江宗主生辰大吉!”
随后众人散开,金凌捧着碗面来到江澄面前:“舅舅,生日快乐!这是大家做的长寿面。”
生辰?江澄早就忘了自己还有生辰,不知怎的心下真的又被那么暖到,竟是那么站着就将面吃了。
等等,貌似少了点什么......
“魏无羡呢?”江澄道。
“这个嘛...”金凌突然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说起,“今天我可没看见过他。”
江澄冷哼一声:“这平时说的倒是好听,怎么生辰也不见他人。”随即便是扬长而去。
大厅内众人只心道魏婴又要玩脱了。
路过池边,只见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嘴里大声喊道:“师妹——”
“啧。”江澄皱了皱眉唤出紫电就是往地上一打。
魏无羡立马往边上一闪:“哎呀,怎么今天这么燥?”江澄收了紫电不语。
魏无羡慢慢靠近,附上其耳道:“别生气嘛,生辰快乐,晚吟。”
应上来的是推开他的手以及一句冷言。“那我谢谢你了。”
“哎哎哎?这都生辰了,确定不抱一下吗?”
“滚。”
“我不——”魏无羡拖长了尾音,又靠了上去,直接将江澄往怀里拽,“我可不滚,我还要陪你走过今后的路。”

【朝俞】万圣节

*文渣略ooc
*学习日潦草码的,轻喷
————————
10月31日万圣节,这本是和谢俞搭不上边的节日。
然而此刻他却和万达,罗文强,刘存浩等人还有贺朝约好一起来了鬼屋。
本来他是不想来的,但是想到贺朝......心底不禁笑了笑。
鬼屋内传出一阵阵尖叫,贺朝的手抓紧了谢俞的手,低声说道:“小朋友,不带这样的。”
谢俞:“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朝哥——。”
虽说贺朝心里怕的很,但作为一个演技派,他大胆的拉着谢俞冲到了几人的最前方:“我和我同桌先进去探路了!”
语毕就拽着谢俞进了鬼屋。
众人:“不愧是朝哥。”
进了鬼屋,突如其来一只白衣厉鬼样道具从天花板上悬下来,表面上看似平静的贺朝此时握紧了谢俞的手,都出汗了。一旁的谢俞看着越发觉得好笑。
一路上两只手没有松过,贺.勇气max.朝多次叫着扑在谢俞身上。实在是受不住,见周围没什么人,他赶忙拖着谢俞从最近的出口出去了。
“小朋友,我们偷溜吧。”
谢俞无奈:“行。”
忽地,贺朝从兜里摸出个草莓棒棒糖塞谢俞嘴里:“万圣节快乐,小朋友。”
趁周围路人不注意轻啄了下谢俞的耳垂,附耳说:“吃完糖,回去我吃你。”
“......”
于是第二天谢俞小朋友的脖颈上多了几个红印。

【双璧】短篇

*注意避雷

至藏书阁,蓝忘机便瞅见了自家兄长。
“兄长。”他随即唤了一声以示问安,对方则轻笑着颔首回应。
蓝忘机拿起一本书册,似是凝神静气阅读,然垂下眼帘,抿着嘴唇终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蓝曦臣同他正面对面坐着,倒是看出了些许端疑,放下手中书,开口问道:“忘机可是有什么事?”
语毕,整个藏书阁都变得静悄悄的,良久也未有人言,蓝曦臣柔笑叹气刚要回位置坐下,只听一声“兄长。”将其叫住。回过身,蓝忘机也站了起来,他垂首又是沉默半晌,张了口又闭,道:“我想寻一道侣......”
闻其言,蓝曦臣蹙了蹙眉似是脸上溅起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涟漪转瞬即逝,他仍是如往常一样温言道:“这是好事啊,忘机可是有了心上人选?”
“嗯...”蓝忘机此刻不知是何心情,话到嘴边又被咽下去,措辞了许久只听他启唇吐了四字,“就在此处......”
蓝曦臣默念了几遍蓝忘机的话,明白了他的心意,莞尔道:“其实我也想找一个道侣——”他故意拖长了尾音,逐渐拉进二人的距离,附于人耳畔道:“也在此处。”

【原楚】短篇

(标题是什么不会起)
*略ooc,注意避雷
——
夜,一弯新月如玉琢的小舟同周遭的明星一齐点缀于漆黑的天幕。原随云手拂着墙慢慢挪步,渐闻水珠碎于地之声才知自己是慢步在雨中。继而向前走,来到一扇屋门前,透过纸窗,烛火勾勒出屋中人影,这番似画中之美景,却是原随云无法看见的。
原随云尽量放轻了动作,生怕打扰屋中人,轻手推开门迈入,只见那人似是在阅书册,桌上还放置着酒壶酒盏。
只闻一柔声打破了原有的宁静:“哥哥......”
楚留香不知是看书入了神,还是有些犯了困,听见原随云的唤声后才察觉到有人入了屋,轻轻揉了揉略显疲惫的双眼,轻笑间予人道:“随云,这么晚了,可有何事?”
原随云走向前,似是想到了什么,俯身贴近其耳畔道:“今日可是有人来过?”他虽眼盲,但却是敏感的很,和一个正常人般并无异处。楚留香心念道着,不妙,今日蓉蓉来此叙过事,他深知这瞒不过原随云,也并未做出解释,只是颔首低声道:“确实有人来过,怎么,你还吃醋了?”
“是啊,哥哥,我是吃醋了,你说这该怎么办呢?”不明所以的笑意浮上原随云的面,不等楚留香作答便附上了唇,二人之舌于口中缠绕摩挲,原随云趁此将楚留香一把抱于床榻上。
“哥哥,这醋我是吃完了,接下来是不是该吃你了啊?”
夜已深,人未眠......

【双杰】七夕小短篇

*略文渣
*略ooc,避雷

转眼已是七月初七,街上到处张灯结彩,一双双道侣手挽手地走在街上。
然而在这节日里,本应该好好待着家中的云梦江氏的独子江澄硬是被他那师兄魏婴拖了出来。
江澄双手环胸,双眸盯着魏婴,不满的声音从嘴里传出:“我说魏无羡,这人家都是一对对鸳鸯道侣出来过节,你特么没事拉我出来干嘛?你平时那么风流,大可以随意找个姑娘陪你出来。你看我干嘛?不是吧,我跟你讲啊,我可没那种断袖的癖好。”
闻言,魏婴微微一笑,似是调戏般道:“哎呦,我说江晚吟,你说我们这晚上都睡一起了,这出来过个节,又能怎么样啊?”
“你!”江澄不知为何双颊有些泛红,欲言反驳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只得没好气地冷哼一声。
“哎哎哎,江澄,你看那边,是烟花耶!”魏婴对江澄的反应不予理会,转身就是拉着江澄往某个方向跑。
“魏无羡,你特么慢点!”
这是块空地,像是个赏烟花的好地方。
“师弟你看,这烟花是不是超好看!”魏婴手指着空中一朵朵烟花。
“嗯,然后呢,你把我拉出来到底是干什么?俩单身青年一起过七夕?”
魏婴像是没听见江澄说的话一般,凑江澄耳边轻声道:“师弟,我喜欢你。”
“嗯?”魏婴的话语似是被烟花声盖过,或者说是江澄有点不敢相信,满是疑惑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没什么没什么,回家咯!”
“卧槽,魏无羡你给我说清楚!”

———————————————————————
大概不太好吃叭噗嗤。
大家七夕快乐。

轩离小对话(很水)

*可能有点ooc

金子轩(红着脸扭扭捏捏只唤了一声):江...江姑娘!
江厌离(轻笑柔声道):怎么了,金公子。
金子轩鼓起了勇气,大声说到:那..那个...我喜欢你!
“噗嗤”江厌离笑了笑,抬手抚了抚他头道:我知道了,金公子这般还真是可爱。
此时金子轩涨红了脸.....

——————————————————————————
水一下很开心。姐夫超可爱呜呜呜

【谷戚小破车】成亲(3)

*略ooc
*第一次开车并不怎么会,求勿喷
链接
https://shimo.im/docs/95dtdfrTTgAhAdes
点不开请看评论区
——————————————————————
(捂脸)八百年了我总算是能交差了。

【曦澄】现pa小段子

略ooc
天气越来越热。蓝曦臣去超市买冰淇淋。突然他的目光注视着冰柜中的一角久久没有移开。
于是蓝曦臣买了几盒可爱多傲娇碟准备带回去屯着慢慢品。
回到家后。
江澄看着蓝曦臣买回来的可爱多向他吼道:“我这么大个活人在这里,你居然还去买可爱多!”
蓝曦臣温柔地笑道:“晚吟平时很忙总有不在的时候嘛,要是晚吟不让我吃可爱多也没事,把晚吟自己给我吃就好了。”

————————————————————————————————————————
可以自行脑补一下舅舅的反应。

【谷戚】六一小对话

略ooc

谷子:爹!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向戚容投去期待的目光)
戚容:你个便宜儿子多大了还想过儿童节?去去去,一边去,别烦。
谷子(一副要哭的表情):爹....我.....
戚容(不忍心):好吧,看在你是我儿子份上,你说你想要什么。
谷子(开心):是什么都可以吗!
戚容:嗯。
谷子(趁机扑倒戚容):那我.....
(此处一段非礼勿视)想要爹.....